机器崛起:从 Cybernetics 到 Cyborg

女神王晓博士分享的主题是“机器崛起:从Cybernetics到Cyborg”。整个讲座以王博士的译作《机器崛起》的目录为主线,以生动真实的故事,带我们回顾历史并联系当下,了解“赛博这个事物”是如何连接了战争机器、计算机网络、社会媒体、无所不在的监视和虚拟现实的。

讲师:   王晓

机器崛起:从 Cybernetics 到 Cyborg


本课程以王博士的译作《机器崛起》的目录为主线,以生动真实的故事,带我们回顾历史并联系当下,了解“赛博这个事物”是如何连接了战争机器、计算机网络、社会媒体、无所不在的监视和虚拟现实的。

既然我们要谈控制论(Cybernetics),需要考虑的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便是,“赛博cyber”是什么?这个想法来自何处?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技术定义的时代,当我们在收发电子邮件、乘坐飞机或是阅读俄罗斯黑客新闻的时候,我们很少思考这些塑造我们现代世界各种事物的起源。课程中由“控制论的历史”说起,汇集了不同年段技术的历史: 从发明雷达、二战的中的“无线炮弹”到无人驾驶, 从人工智能、 虚拟现实,再到目前大家担心的网络安全和赛博战。


课程主要从以下几个部分讲起:

一、战争中的控制与通讯

这部分我们回到二战。战争是推动科学技术发展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我们今天关注的许多科学问题,使用并研发推广的众多技术,许多都起源于二战。维纳发表的跨时代巨著——《控制论》,亦不例外。控制论的两个核心思想:闭环反馈和人机交互,都起源于二战中维纳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地对空的防御问题


二、控制论

众所周知,二战是人类空前的一次灾难,给整个世界带来了无法磨灭的印记。特别是在科学家们帮助美国政府研发了有史以来最具毁灭性的武器之后,政府没有与科学家们进行任何沟通,直接在太平洋上空投放了这一核武器,这引发了科学家们的强烈不满。

这时,维纳的《控制论(Cybernetics)》 “顺天时而生”,。

维纳的“控制论”包括三个核心思想:

控制论 =  控制 + 反馈 + 人机交互

1. 控制是指系统能够与环境交互进而塑造环境的能力;

2. 反馈描述了一种“使用机器过去的性能表现调整未来行为的一种属性”;

3. 人机交互,使得人与机器共同组成了一个整体,一个“伺服系统”。


三、自动化

    在学术界对控制论的研究范畴、应用范畴等问题进行讨论时,美国政府和企业界已经极大地推动了控制论在军事和工业生产中的应用。前者催生了大陆级别的高空放射炮塔SAGE,后者引发了“自动化工厂不招人”的严峻就业问题。

维纳在其《控制论》一书的序言中就曾经写道:“第一次工业革命,通过引入机械装置导致了人类手臂的贬值”。他相信:“第二次工业革命,同样会引起人类大脑的贬值,至少会引起人类大脑在更简单更常规化的决策方面的贬值”。维纳警告公众:“非常明显,自动化将造成失业的情况,与之相比,30年代的大萧条将不值一提”。当时,美国工人阶级已经对自动化可能引起的“机器换人”情况十分关注,甚至在肯尼迪的国务院记者发布会上也引起了激烈讨论。

blob.png

  


四、有机体

机器与有机体以新型方式进行交互的设想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但直到60年代早期才得到蓬勃发展。美苏之间的军备竞争,极大地推进了这一进程。其目的是:借助控制论的手段,扩展甚至改造人类身体,使其适应太空、深海、高温等等特殊环境

当时的设想是,机器与有机体组成的有机机器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第一种是用螺栓把机器部件连接到现存的生物有机体上(例如假肢),这一改造产生的是半机械人;另一种方式是创造没有有机碱的活体机器。这是一种独立的装置,完全没有生物组织,却可以被赋予生物的特性(长生不老,指日可待!)。但是当把一种非常重要的属性—生命—赋予机器时,却引发了更多可怕的问题:机器何时能够以及是否活过来,机器何时能够超越人类?这两个问题,引发了今天我们所仰望的一众人工智能大神的思考,在这个名单中我们能看到:冯•诺依曼、维纳、麦卡锡、摩尔等等。 


   

blob.png

        GE设想-Handy Man

blob.png

20世纪70年代美国陆军的行走卡车



五、文化

    如果思考的机器是一个简化的大脑,那么它的逆向问题实际是在问:难道真实的大脑不就是一台复杂的机器吗?瞬间,人类的思维,变成了某种可以进行描述、分析和计算的东西,成为了一种人们可以理解的东西。

    那接下来,我们延伸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思维是一种通过闭环反馈进行自我调整的控制论系统,还有哪些也是?这一想法随即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和半宗教的吸引力,而且这种吸引力很快远远超越了人们对于自动化或者对于“机器替人”的恐惧。 


六、空间

又一次,军事上领先的科技应用超过了科学甚至文学发展的速度,当科学家与黑客在探讨机器所形成的内部空间时,这一空间已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变成了现实。实际上,20世纪50年代困扰了维纳的那个问题:如何预测处于压力之下的飞行员的驾驶行为?同样也使得空军在70~80年代也痛苦不堪。结果就是空军制造出了“虚拟空间”。

blob.png



七、无政府主义、战争、机器陨落

    当赛博空间形成之后,政府开始涉入其中,并希望用适用于现实世界的法律法规来约束赛博空间的行为。这在将赛博空间视为一种新兴、自由、美好的新疆土的赛博朋克们看来,是无法忍受的。尽管如此,人们依然陶醉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新兴起的两种革命性力量上: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但某天回过神儿来,大家却发现:隐私与安全的通信,不见了


八、战争

当美国内部正在为加密技术以及加密无政府主义头疼不已时,他们的对手也在跃跃欲试。赛博化战争登上了政治和历史的舞台。

blob.png


九、机器陨落

    回顾了《控制论》70年的历史后,《机器崛起》的作者以“机器陨落”这样一个主题作为本书的终结。因为“机器”这一人工制品(Artifacts),能够被“侵入”。正像“速度与激情8”中被大反派控制的自动驾驶汽车,这些“有脑子的机器”,是可以被远程控制的。

    从人-机器到机器-人再到机器-世界的这个三重控制论进展,始终充满了希望,也伴随着失望。尽管70年前维纳试图解决飞行问题的那一举动,并没有真正成功,但并不妨碍《控制论》在科技发展历史上的浓墨重彩。



讲师介绍
王晓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博士,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平行工作室主任。